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精品文学 >> 结婚大吉 >> 1.30晋|江独家发表

1.30晋|江独家发表

她要是知道孙老师和安岚是好朋友, 就是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翘人家的课啊。

这下可好,她在安岚印象里那种嚣张大小姐的性子也算是落实了。后来她回去宿舍和陈朵打听, 得知孙老师这人脾气不好, 对待翘课的学生都没什么好感,更不好受了:

“不过只要你不挂科, 他拿你也是没辙的啦。”

刘佳媛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你看,孙老师肯定在安岚那里说我坏话了。”

“说就说呗。”陈朵哪里明白她心里那些小九九:

“你说你追人都追失败了,人家也不会因为你不翘课就喜欢你呀。”

这句大实话让刘佳媛像只垂耳兔一样的耷拉下了脑袋:“这话倒也没有什么大毛病。”

可她费尽了心思把研究生考来这里是为什么呢?

是不甘心, 还是不相信?

她记得,两年前一行人在机场分别的时候,安岚亲口和她说了一句:

“能和你成为朋友我觉得很荣幸。”

就是个智商为零的大傻子也应该听得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

她庆幸自己没有把心底那些少女心事表露出来, 又难过原来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也不过是这般普通的关系。

即便那之后有断断续续的联系, 她也始终牢记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不打扰, 也不纠缠:

“你说, 安岚一直单身,会不会是因为心里有个没忘记的人?”

刘佳媛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他的前一段感情, 听说时间很短, 但那个人在他心里应该也是有位置的吧。

这可说到了陈朵擅长的领域, 她说了个听来的八卦:

“你还真别说, 大四的时候我倒是听说有人告白失败,安岚给的答复就是有喜欢的人。”

刘佳媛揉了揉手上的抱枕, 难道男人都喜欢那种拜金女?

就他那该死的前女友, 长的一副整容脸, 有什么好看的?

思来想去,刘佳媛幽怨的叹了口气,刚刚抱着枕头躺下去就被忽然震动起来的手机吓了个半死,她从被窝里摸出手机接通,电话是爸爸打来的,说她年龄也不小了,正巧最近有不少门当户对的找上门来:

“我帮你看了一个,长相肯定是你喜欢的,比你小一岁,人家年少有为,公司就在露新市,有时间你们可以见一面。”

“可是我才研一啊。”

“研究生嘛,毕业刚好可以结婚。”

刘佳媛自大学开始就一直走在相亲这条路上,去年因为考研,她以为家里人都放弃了,没想到这刚刚入学就找上门来了。

像是她这种成长经历的女孩子,除了相亲,好像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想起安岚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刘佳媛索性把脑袋往被子里一缩:

算了,见就见吧,毕竟也不是第一次去相亲。

——

刘佳媛周六晚上才接到对方加过来的微信,看头像就是时下流行那种乖巧小弟弟,明明比她小一岁,看起来竟然很像姐姐和弟弟的组合,她暗自觉得这种组合不靠谱,随便聊了几句,对方就给她发了个西餐厅的位置:

“其实我在去年的企业家晚宴上见过你和你爸爸,我对你印象很深,希望明天我能留给你一个好印象。”

她盯着那个年轻的头像看了许久,终究还是没想起对方是哪户人家的公子哥,但既然答应了长辈要去见面,不走走过场也说不过去。

她压根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躺在床上玩游戏玩过头了,后来被对方一个电话打断,这才想起自己答应了人家要赴约。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下楼,她差点就和迎面走来的安岚撞了个满怀,她一眼看到跟在安岚身后的孙老师,唯恐他来找自己算账,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去吃个饭,老师你们先忙。”

孙老师看这姑娘每一次出现都冒失又莽撞,调侃道:

“就那急匆匆跑走的样子,一看就知道肯定约了个男人。”

“你怎么就知道人家约了人?”

“因为我女朋友第一次和我约会就是这样急匆匆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安岚目睹她跑远的背影,微微皱起了眉头,她从来都没有和他提起过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情。

孙老师看安岚石化,推了推:

“走啊,不是说好了陪我来研究生宿舍做问卷的吗?”

安岚想了想,改了主意,一本正经的分析道:

“想想我一个单身男老师去女生宿舍还是不合适,还是你这个已婚青年去比较合适。”

孙老师:“……”

这人还真是奇了怪了,明明刚刚还激动的要死,说周末终于有事情做了,这才十几分钟而已,脸色变得比天还快?

“行吧,那你回去宿舍吧,反正我是不太建议你把休息时间花在研究瓶瓶罐罐上,不出门是无法解决单身问题的。”

一席话之间,安岚已经走出了老远,孙老师莫名觉得他的背影有些落寂,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自己戳中了对方单身狗的缺点。

秋天的雨还真是说来就来,刘佳媛刚刚抵达西餐厅,倾盆大雨瞬间让安静优雅的室内变得喧嚣起来,她的相亲对象谢沛已经等了她半个多小时,看到她进来,他关切的问了一句有没有淋雨,并没有责怪她迟到的意思:

“路上有点堵车。”

刘佳媛入座以后打量了一眼面前的男人,松了口气,昨晚的照片应该是美颜了,本人看起来倒也不比她小多少岁,双方在做过简单的自我介绍后,递给她一个文件夹:

“这是我名下的个人资产介绍,如果我们双方能达成结婚的共识,这些资产会在结婚五年后成为夫妻共同财产。”

看谢沛一来就亮出了自己的身价,手到擒来,想来他应该不是第一次经历相亲这种事情,门当户对的相亲都知根知底,习惯性的开门见山。对方好像对她的情况很清楚,没有追着问,说了一句:

“去年交流会上我听到刘小姐在台上的讲话,我认为你是个有独立思想的女性,我非常欣赏你的性格。就是不晓得刘小姐对我满不满意?”

刘佳媛也不是第一次相亲,这种话仔细辨别便晓得有几分真假,不过都是需要一些联姻手段去巩固商业地位的人,不过刘佳媛的家庭背景并不需要她做这种无意义的商业联姻:

“我们家不需要这种婚姻,家里长辈还是希望我能遇到喜欢的人。”

听到刘佳媛一番开门见山的话,谢沛愣了愣,将手中切好的牛排递给她:

“我是那种长久相处下去才能发掘到优点的人,刘小姐不用拒绝的那么快,我们可以交往一段时间试试看。”

“我其实学业繁忙,加之也不太喜欢这种赶鸭子上架的行为。”

“没关系的。”

对方的耐心和性子出人意料的很好,把刘佳媛的那些顾虑默不作声的挡了回去。

此后他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坚持,而是把话题放到了刘佳媛的学校和专业上,谢沛的姐夫刚好就在市医院任职,也算是有了些共同语言,从对方言语之中,不难看出谢沛对刘佳媛这人的满意。

在如今这个社会上,男人也是现实的,像刘佳媛这样家庭背景硬气的,从来都不缺乏追求者。

晚饭结束的时候,雨刚刚小了一些,得知刘佳媛没带伞,谢沛便主动提出要开车送她回学校:

“我家就要经过露大的北门街,不过是顺路的事情。”

对方盛情难却,是个主动又殷勤的男人,刘佳媛不好推脱,道了谢以后被对方撑着伞送到了宿舍楼下,他递给她一张自己公司的名片:

“周末休息的话,你也可以来我的公司看看。”

谢沛的潜台词很明显,自己绝不是那种吹牛皮的男人,他有那个炫耀的实力和资本。

相比较那种一开始就露出劣性的人,这种彬彬有礼的相亲对象最难应付,虽然爸妈那边的确不需要联姻,但面对这样优秀的人,也实在找不到一个适合推脱的理由,她准备过两天再和家长提及两个人不合适的事情。

刘佳媛想的入神,没注意到楼道里有个身影,后来走近了一些才发现有个人站在哪里,她“啊”的叫了一声,往后推了一步:

“安岚啊,你差点吓死我了!”

打瞌睡的宿管阿姨被刘佳媛这声吓了一跳,说她:

“同学,大晚上的就不要叫了。”

后来宿管阿姨才看到站在楼道里的安岚,笑着打了个招呼,问他:

“安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

安岚温柔的嗓音在下雨天里显得有些冷清,刘佳媛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男人穿着一件薄薄的风衣,一手插在口袋里,露出来的一只手微微的缩卷了起来,有些僵硬,刘佳媛问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在等你。”

等她?

刘佳媛丈二的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下一刻就看到他伸进衣兜里的那只手上握着五百块钱。

是她借用他的饭卡,多冲进去的那些钱:

“你往我卡里充钱干什么?”

刘佳媛以前在安岚的好友圈里打听过一些他家的情况,好像就是很普通的小康家庭,她从小衣食无忧习惯了,也从未想过这种顺手给人充钱的事情可能会造成一些心里负担,好在她脑子转的很快:

“那个……我饭卡还在补办,接下来可能都得用你的饭卡,我总不能,白吃白喝吧?”

“我妈是高中美术老师,爸爸是理工大学的建筑系副教授,家庭虽然很普通,但不差什么钱用的。”

一向含蓄低调的那个人,竟然第一次在刘佳媛面前坦白自己的家庭背景,甚至直截了当的戳穿了她心里的那些小九九。

这样一来,反倒是刘佳媛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刚刚抬手想揉鼻子,面前的那人就走到了光亮处,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的指节修长干燥,透着一股子的冰冷僵硬,刘佳媛打了个激灵,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安岚的半张侧脸隐藏在阴影里,光亮处的那只眼睛清澈的能看到她的倒影,她的心脏没来由的漏跳一拍,把目光落到外面的雨帘里,吞吐的问他:

“你干嘛?”

将那五百块钱放到她手掌心上,安岚抬起手往她脑门上弹了一下,把自己的饭卡丢给她:

“明早七点食堂见,要刷一张卡就尽量在一个食堂碰面。”

“这……”

刘佳媛还想再说什么,那人便已经顶着雨从楼道里出去了,她追着出去喊了一声:

“喂,你没带伞啊。”

“我运气不好,不是那种随时都有人给撑伞的人。”

男人的嗓音浸进了雨水里,淡淡的,很快就消散在了冷风里。

刘佳媛握着那张饭卡,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七点……为什么要七点啊,谁起得来啊。”

这要是换做以前,她能一觉睡到天光大亮,但为了陪喜欢的人吃饭,刘佳媛可不会轻易服输,早上陈朵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看了一眼坐在镜子面前化妆的人:

“卧槽,才六点,你要去实验室?”

“我去吃早餐。”

化妆完的刘佳媛往衣柜翻出两条裙子精挑细选,若不是知道她昨天才相亲回来,陈朵还以为时光倒流了呢。她打了个哈欠坐在床上发呆,替她做了决定,顺便提醒她:

“你这裙子是挺漂亮的,但进了实验室穿上了白大褂,也就是遮的严严实实的,穿给谁看啊?”

“安岚啊,我今天跟他吃早餐。”

卧槽——

这下陈朵的精神全都来了,她马上从上铺爬下来,盯着刘佳媛打量:

“到底是哪种关系的吃饭?”

“朋友啊,不然呢?”

她倒是希望双方关系更进一步,但明显安岚只是把她当普通朋友。

陈朵忽然又泄了气,追人追成朋友还那么开心的人,到底是怎么考上研究生的?

“你醒醒啊,总是在一条路上徘徊的话,是怎么都走不到终点的。”

刘佳媛从没有想过这种问题,甚至因为做什么都直来直去,也并不觉得这是个大问题:

“此路不通的话,做朋友到也挺好的,至少还能见个面,吃个饭不是?”

退而求其次,这句话是刘佳媛给自己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评价,早在两年前就被打上朋友标签的人,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好奢望的了。

早上刘佳媛去食堂时,安岚早就已经找了个好位置,她还是冒冒失失的,在包里翻了好几下才掏出饭卡问他:

“你想吃什么,我去刷卡。”

“你坐着,我来吧。”

安岚起身以后把自己的教案放在了桌子上:

“你是要小笼包加紫米粥吗?”

他竟然还挺清楚她的喜好。

刘佳媛点了点头,打开刚刚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是相亲对象谢沛发来的早安信息,她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不晓得怎么回过去,许是没等她的回复,那人干脆直接把语音播了过来:

“谢,谢沛?”

“媛媛,你起了吗?”

面对谢沛忽然亲昵起来的称呼,刘佳媛愣了两秒钟才接过去,点了点头:

“我都准备吃早饭了,你呢?”

“我家的阿姨还在做,你今天准备吃什么?”

这一问一答的句式,实在让人觉得尴尬,就在刘佳媛觉得要聊不下去时,忽然看到安岚端着餐盘走了过来,她匆匆几句结束对话,去帮他拿盘子里的东西。

安岚默不作声的看了她一眼,说道:

“你有给你打电话问早上好的人了?”

“不是,是家里介绍的相亲对象,有点麻烦。”

安岚往她的碗里夹了个包子,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觉得面前的食物没了胃口:

“你准备接受家里的安排吗?”

自由婚姻好像只有他们这种小康家庭才可以谈论起来,看到刘佳媛脸上为难的神色,他淡淡的笑了笑,眼底泛起一股哀愁,问她:

“你这样的家庭,是不是一定要找门当户对的?”

“不会。”刘佳媛摇了摇头,咬着嘴里的包子:

“我爸爸知道我脾气不好,他更希望我找一个脾气好的,昨天的相亲对象脾气就还挺好的,我爸了解过他,可能觉得比较适合我。”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无意识夸赞了相亲对象一句话,后来喋喋不休的说起昨天的相亲,才发现坐在对面的安岚一口都没动自己碗里的粥:

“你怎么不吃啊?”

“我吃饱了。”

看安岚把碗里的东西收走,坐在椅子上的刘佳媛飞速的把包子塞到自己嘴里,跟着他出了食堂的门:

“安岚,那中午还吃吗?”

“你从实验室出来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刘佳媛看这人说话的语速变快,想着毕竟老师都要上课,也就没放到心上,后来到了实验室,她套上白大褂才后知后觉:

接她,接她去哪里?

——

安岚早餐没怎么吃,十一点开始就有些隐隐的胃痛,后来去食堂点了一份养胃小米粥垫肚子,他这才去校外把早已定好的花束拿走,刘佳媛的药学实验室并不在主楼区,临近北门街的大马路,他到楼底下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人拎着礼物在和路过的同学打听:

“同学你好,药学系的是不是在这上课?”

他想起无意中看到和刘佳媛聊天的那个微信头像,看来这个相亲对象的速度还很快。

他走过去,打断他的问路,问道:

“你找谁?”

“我找药学系的刘佳媛。”

谢沛把他当成学生,暗想刘佳媛在这学校里的名气应该不小,便直接说道,“同学,你知道药学系是在哪栋楼上课吗?”

安岚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抬手往相反的方向指了指:

“逸夫楼后面的那栋楼,六楼就是药学系实验室。”

眼看着谢沛走远,安岚这才理了理手中的那束花,往她的手机上发了条微信:

【我在楼下等你,有话说。】

刘佳媛看到安岚的微信时,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她的实验结果延迟,拖了一些时间,与此同时,谢沛的微信也接踵而至,对方说没有在楼下等到她,把送她的礼物放到了门卫,让她别忘记去取。刘佳媛不好拒绝,想着下一次见面再还给谢沛,下了楼就看到站在外面等了很久的安岚。

今天没有出太阳,开始降温了,看到他还是穿着早上的那件外套,刘佳媛蹦跶着走过去问了一句:

“我实验延长了,下次你不用等我去食堂的,我用同学的卡也可以刷。”

她不知道安岚已经等了她一个多小时,这会儿手都是冰冷的,把手上的花往刘佳媛身上一放,他开口道:

“我想请你去外面吃火锅。”

大冷天吃火锅,那是最惬意的事情了。

她看了眼手上的那束花,开了个玩笑:

“这又是哪个追求者送你的玫瑰?”

“这是我送给你的,恭喜你考上研究生。”

安岚的嗓音有些闷闷的,风一吹就把那些话揉碎在风里,他接着说:

“我刚刚在楼下看到你相亲对象了。”

“我知道,他没等到我,把东西放门卫了,一会我去拿。”

刘佳媛低着头看花,没注意到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她险些撞上去,急刹车以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安岚将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搓了搓,坦白道:

“我骗他,说你的实验室在逸夫楼隔壁的小破楼。”

“你骗人做什么?”

刘佳媛反应迟钝,这会儿还没明白安岚的意思,直到那个人往她的脑袋上敲了敲,很是无奈,又很真诚的说道:

“因为我希望,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是我。”

两年前他还没从那段失败的感情里回过神来,不想贸然的开始一段感情,这样对彼此都不负责任,现在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那个总是会出现在他梦境里的人,就是她:

“谢谢你这两年间的陪伴和默守,我的心里已经没有别人的影子了……”

刘佳媛低着头嗅花的动作一愣,男人的目光里带着肯定和对未来的希冀,他一字一句的告诉她:

“我的缺点是……没有别人那么有钱,但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给你幸福的。”

刘佳媛低着头笑了笑,她的心里满满的,全是感动和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惊喜。

原来,她的喜欢他一直都知道,只是没想好怎么回答罢了。

她抬起头看着面前那人,紧了紧手上的花,微笑着回应:

“你的喜欢和花,我都收下了。”

※※※※※※※※※※※※※※※※※※※※

番外到这里也全部结束啦,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新文《蝶茧[娱乐圈]》已经开更啦,求戳进去给个收藏呀~~

喜欢结婚大吉请大家收藏:(www.jpwenxue.com)结婚大吉精品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结婚大吉最新章节 - 结婚大吉全文阅读 - 结婚大吉txt下载 - 九月鸢尾的全部小说 - 结婚大吉 精品文学

猜你喜欢: 论女配的自我救赎梦——梦里花开后来我嫁给了前男友他爸男神,真香吗?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甜妻高不可攀与男神的蜜糖之恋校草是女生[穿书]你是我的天使呀小冤家啊甜又黏本法官萌萌哒只要加薪不嫁豪门亿万豪宠:总裁的专属甜妻重生当学神,又又又考第一了!回到农家当幺女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星之所向心之归途少董的冷魅保镖全能千金燃翻天如果蜗牛有爱情豪门暖媳民国小商人重生七零:麻辣小媳妇五零重生日常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大佬失忆后只记得我
完本推荐: 景帝纪事全文阅读重生于康熙末年全文阅读至尊龙魂全文阅读魔道墙角被我挖塌了[重生]全文阅读冠军教父全文阅读阿斯加德的圣骑士全文阅读火影之武库系统全文阅读逆天三小姐:你家冷王柠檬精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全文阅读盗墓:开局激活隐藏身份全文阅读重生之贵女惊华全文阅读僵尸之八岁道长全文阅读此生只余梦中见全文阅读穿成Omega后被宿敌标记了全文阅读寻觅鸟全文阅读人间白发对谁轻饶全文阅读盛世凰谋:天妃全文阅读万世至尊全文阅读快穿女配:国民女神,帅炸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霸婿娘娘每天都想暴富无限神豪的悠闲生活姑娘她戏多嘴甜名侦探世界的武者Re,骨傲天屠戮的我从破产到宇宙首富大师姐的小狼犬我的钱庄连异界超品渔夫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转生成乙女游戏里的被攻略对象了足坛破坏王莫求仙缘(快穿)炮灰的人生二次元帝国:从投稿棋魂开始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我有万界武器库有请小师叔终极一班之最强瞳术神医弃妃:邪王,别缠我!当女主知道剧情后[慢穿]帝霸锦衣卫:名扬天下路开局预测大灾难,震惊全国!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盗墓:开局烧烤怒晴鸡永无宁日[无限]老兵新警一刀倾情

结婚大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结婚大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结婚大吉txt下载手机版 - 九月鸢尾的全部小说 - 结婚大吉 精品文学移动版 - 精品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