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番外婚礼 4

很快, 酒店服务员就把酒给送了上来。

秦以恒点了两瓶,还有高脚杯和启瓶器。

因为很少喝酒的关系,楚义对这块不太了解,酒接过来也不知道该看些什么, 只问了句:“好喝吗?”

秦以恒说:“挑了我认为最好喝的。”

楚义点点头, 把开瓶器拿起来:“我开啦?”

秦以恒:“嗯。”

楚义开瓶, 秦以恒就站在一旁看。

手法生疏, 一看就不经常弄这些。

秦以恒问:“能喝多少?”

楚义摇头:“不多,半瓶吧。”

秦以恒:“这一瓶都是你的。”

“哈?”楚义笑着抬头:“你干什么啊?想灌醉我啊?”

秦以恒坦坦荡荡:“嗯。”

楚义挑了一下眉, 把酒塞拿下来。

秦以恒把杯子拿了过来, 先倒了一杯递给楚义,等楚义喝了一口后,他问:“怎么样?”

楚义:“其实我喝不出来区别,不就是红酒吗?”

秦以恒突然问:“苦吗?”

楚义笑了一下:“怎么会苦, ”楚义说完斜眼看秦以恒:“你怪怪的。”

秦以恒不再说什么,直接把楚义手上的酒接过来,喝一小口。

楚义以为他要发表什么观点呢,但他却把杯子还了回去。

秦以恒:“喝完。”

楚义哦了声, 把剩下的喝下。

楚义说:“秦以恒, 我喝多了如果醉了,很可能什么都不记得。”

秦以恒点头:“我知道。”

楚义心里毛毛的。

不过有秦以恒在,他很放心。

刚上大学时, 他为了测试自己的酒量,曾喝醉过。

在他的意识里, 最后的印象是在店里, 然后就第二天了。

那次他是和舍友一起去的, 后来他问舍友他喝多了是什么表现, 舍友说很失望,还说他们相机都准备好了,楚义却乖的很,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回宿舍倒头就睡,然后加一句,楚义你酒量太差了吧。

当然,楚义不敢打自己喝醉了很乖的保票,毕竟他和秦以恒第一次是在他喝醉之后发生的。

想着,他已经和秦以恒喝了两杯了。

“真的要灌醉我啊?”喝第三杯时,楚义问。

秦以恒还是那个回答:“嗯。”

楚义把手上的酒喝下:“好吧。”

秦以恒突然笑起来,他伸手过去,摸摸楚义的下巴:“怎么这么乖?”

楚义下巴仰起来:“听老公的话啊。”

两人这会儿已经坐在落地窗前,两个单人沙发,再加一个小圆桌,仅属于他们之间的小甜蜜。

秦以恒继续给楚义倒酒,继续和楚义碰杯。

等楚义把第四杯喝下,秦以恒问:“婚礼结束了,你还紧张吗?”

楚义摇头:“不紧张了,今天大家都很开心。”

楚义说完这话,突然抬头对秦以恒笑了一下。

秦以恒看着楚义的眼睛,伸手过去捧住他的脸:“头晕吗?”

楚义摇头,但没多久又点头:“好像有点晕了。”

秦以恒眼睛一眨,唇角一弯。

他继续给楚义倒酒,楚义继续喝。

第六杯结束后,楚义突然把食指伸了出来,指着天花板:“有点上头。”

他转头看秦以恒,并喊他:“老公。”

秦以恒应:“嗯。”

“糟了,”楚义笑了一下:“我忘了我要说什么了。”

秦以恒稍作关心:“还好吗?”

楚义摇头:“不太好。”

但嘴上说着不太好,手上却自己拿起了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还是满满的一大杯,啤酒倒法。

眼见他就要一口喝下,秦以恒连忙把他的手腕压下去。

楚义的嘴追着酒杯,也跟着手腕走,走了几秒才抬起头,看着秦以恒:“为什么不让我喝?”

秦以恒把杯子从楚义手中夺过来:“太多了。”

楚义眼巴巴地盯着杯子,点头:“哦。”

秦以恒又说:“酒要慢点喝。”

楚义点头:“好。”

说着些时,楚义一直盯着酒杯看。

秦以恒看着他的眼睛,问:“我是谁?”

楚义还是看着酒杯:“秦以恒啊。”

秦以恒又问:“我是你的谁?”

楚义:“老公。”

秦以恒把酒杯拿起来,楚义还是盯着看,跟着抬头。

秦以恒拿到左边,楚义目光跟到左边。

秦以恒拿到右边,楚义目光跟到右边。

秦以恒换了一只手,拿得更远了些,他看见楚义眉头稍稍皱了起来。

秦以恒:“想喝?”

楚义点头:“嗯。”

秦以恒:“过来。”

楚义脑袋缓缓移动,这才看秦以恒:“去哪里。”

秦以恒:“到我身边来。”

楚义哦了声,又把视线挪回去,继续盯着酒看。

他听话地站起来,绕过圆桌走到秦以恒身边,这时,秦以恒突然把酒杯拿了回来,自己喝了一口。

楚义站在秦以恒面前,盯着秦以恒的唇看了很久,而后他眨眨眼,坐上去,双手捧住秦以恒的脸,低头吻住他。

唇齿之间尽是酒香,吃得久了,喝得久了,根本分不清,到底是在尝酒,还是在尝别的。

“秦以恒,你好香啊。”楚义挤出这些话。

秦以恒闷闷地嗯了声。

楚义继续说话。

“秦以恒,好好喝。”

“秦以恒,我摸了。”

“秦以恒,我的老公。”

“老公,要。”

“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

一开始楚义还在主导,只是没多久,就变了。

秦以恒的唇从楚义的唇上移开。

楚义配合把头仰起来。

最好的酒都不如楚义香甜,秦以恒把楚义的双手扣在身后,隔着衬衫,拿唇齿对付他。

不知道是喝酒能让楚义更糊涂,还是秦以恒做的这些让他更糊涂,楚义脑子乱七八糟,嗓子也渐渐变得干了。

晕晕乎乎之间,他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

然后有人对他说:“站好。”

他就站好。

正是这个瞬间,头顶上突然洒下了一片温水。

他恍惚一阵,才明白现在身处浴室。

“秦以恒,”楚义问:“洗澡吗?”

秦以恒:“嗯,洗澡。”

嘴上说着洗澡,干的却不是洗澡的事。

和刚才在沙发上一样,楚义抱得秦以恒很紧,怎么也不肯放开。

秦以恒问他:“清醒点了吗?”

楚义点头:“嗯。”

秦以恒再问:“今天什么日子?”

楚义眼神迷迷茫茫:“什么日子?”

好的,没清醒。

秦以恒还想问些什么,楚义却不让,和刚才一样,捧住秦以恒的脸,开始吻他。

怎么吻都不够。

手紧紧牵着秦以恒的,然后在瓷砖地上,跪了下来。

浴室的温度越来越高,温热的气体环绕在周围,秦以恒抓着楚义柔软的头发,控制不好自己的呼吸。

没多久,他把水流调了个方向,把楚义捞起来,按在了墙上。

从浴室出来后,楚义渐渐的好像清醒了点。

他记得一些,忘了大半,不过腰在酸的事实,告诉他刚刚经历了什么。

秦以恒躺在身边,闭着眼,但看起来不像在睡觉。

楚义翻了个身,面对着他,小声喊了声:“秦以恒。”

果然,秦以恒应了声:“嗯。”

楚义问:“几点了?”

秦以恒:“一点半。”

楚义惊讶:“凌晨一点半了?”

秦以恒笑了一下,把眼睛睁开,问楚义:“醒了?”

楚义点头,问:“我喝了多少酒?”

秦以恒:“我们一瓶还没喝完。”

“天啊,”楚义嘲笑自己:“我是什么酒量,”他想了想,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应该是回来之前还喝了点。”

秦以恒也翻了个身,好像要确定楚义是否真的清醒,他问:“今天什么日子?”

楚义说:“我们结婚啊。”

秦以恒扬了一下眉,又问:“我们刚刚干什么了?”

楚义嘿嘿笑了两声,窝进秦以恒的怀里。

秦以恒摸楚义的下巴:“记得?”

楚义摇头:“不记得,但是我知道我们干什么了。”

秦以恒低头问:“你刚刚哭了你知道吗?”

“啊?”楚义抬起头:“真的假的?”

秦以恒:“在浴室哭的。”

楚义:“为,为什么啊?”

秦以恒笑了一下:“我当时也是这么问你的,我问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楚义疑惑:“我怎么说的?”

秦以恒:“你说你不行了,叫我不要动了。”

楚义:“……”

楚义脸瞬间红了。

这他妈……什么啊……

秦以恒还在继续说:“我停下来之后你就不那么哭了。”

楚义:“……”

楚义不太相信:“你别骗我。”

秦以恒:“是真的。”

楚义还是:“你别以为我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你就骗我!”

秦以恒失笑:“没骗你。”

楚义心里骂了一声。

秦以恒突然又问:“你还哭着说了很多话,要我重复吗?”

楚义:“……”

楚义咽了一下口水,一边羞耻,一边又很想知道。

他犹豫又犹豫,最后还是问:“我都说了什么?”

秦以恒说:“数落我。”

楚义顿时好奇起来:“什么?我还能数落你?”

秦以恒无奈:“是啊。”

秦以恒说:“你说刚结婚时我对你很不好,很冷漠,结婚第二天就出差,我坏死了,”秦以恒想了想,说:“还有你家的钥匙,你刚才答应了,会给我一把。”

楚义啊了声:“钥匙的事啊。”

那确实是他自己说的没错了。

楚义:“那好吧,回去就给你,”楚义抬头看秦以恒:“一开始给你你还不要呢,说什么不用去我家,所以不需要我的钥匙,你还记得吗?”

秦以恒点头:“记得。”

但楚义不知道,实际情况,并不能这么轻描淡写。

大概是哭得停不下来了,而秦以恒又问他在哭什么,楚义总不能说自己太爽了吧,只能编些其他事。

编着想着,倒是把八百年前不开心的记忆全都拉了出来。

越说越起劲,越骂秦以恒越爽。

“不止这些,还有,还有钥匙,我家的钥匙,”楚义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指着秦以恒:“你没良心,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对自己的丈夫说出,我不会去你家,所以不要你家钥匙这种话。”

秦以恒点头:“是,对,我错了。”

楚义:“你是不是蠢蛋直男。”

“我是,”秦以恒说:“再给我一次机会宝宝。”

楚义:“什么机会?”

秦以恒:“把钥匙送我吧。”

楚义撅了一下嘴:“不是不去我家吗?要什么钥匙。”

秦以恒:“去,度完假回去就去,家里不是有很多相册吗?我们一起去拿过来。”

楚义好像有点动容,但还是没有那么快答应。

楚义:“求我。”

秦以恒立马:“求你。”

楚义:“我考虑一下。”

秦以恒哄他:“不考虑了好不好?”

楚义盯着秦以恒眼睛看。

秦以恒继续哄:“求你了宝宝。”

楚义仰起头:“那好吧。”

可惜楚义都忘了。

虽然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但楚义却精神的很。

因为喝醉的关系,虽然身体满足了,但心里并没有满足。

于是他嘿嘿两声,又滚进了秦以恒的怀里。

两个人相处这么久,已经很熟悉了,楚义这么一过来,秦以恒立马就明白他的小心思。

秦以恒问:“不累吗?”

楚义没说不累,不过他笑了两声。

嗯,不累。

楚义用被子把脑袋闷住,小声说:“什么都不记得,等于白干。”

秦以恒被这句话逗得笑了起来。

于是这么的……

楚义再次摸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

这下他真的困了,也真的累了。

他牵住秦以恒的手,小声说:“今天我们结婚啊秦以恒。”

秦以恒:“嗯。”

楚义:“秦以恒,要睡觉了,跟我说句晚安吧。”

秦以恒说:“我爱你。”

楚义笑了声,抬眼看秦以恒,眼睛弯弯的:“你作弊。”

秦以恒:“晚安。”

楚义:“我也爱你。”

※※※※※※※※※※※※※※※※※※※※

元宵节快乐!

番外结束啦,全文都结束啦,再次谢谢大家!

希望下本书,我还能继续在评论区里养土拨鼠,爱你们,下本见。

喜欢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请大家收藏:(www.jpwenxue.com)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精品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最新章节 -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全文阅读 -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txt下载 - 一枚纽扣的全部小说 -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 精品文学

猜你喜欢: 全能千金燃翻天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隐藏爱意在锦鲤文中当首富雾守也能当鸣柱席少天天总想娶我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回到农家当幺女少董的冷魅保镖重生当学神,又又又考第一了!民国小商人[综]织田作不想掉马甲总统夫人轰动全球了豪门暖媳站住给你钱真千金她又美又飒萧老太的年代之旅[快穿]与男神的蜜糖之恋[火影]我穿越了机长的全能宅妻同桌大佬又犯规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月光闪一闪八零之美人如蜜司少的重生娇妻隔壁女神是男生
完本推荐: [综名著]简爱的傲慢与偏见全文阅读雄霸蛮荒全文阅读妙手药王全文阅读[综]稳住,我能苟全文阅读千影梦全文阅读我的室友不是人全文阅读重生于康熙末年全文阅读快穿反派boss太难搞全文阅读神之翼我非仙子全文阅读重生最强仙尊全文阅读思归全文阅读锦官城轶事全文阅读开局一条超凡狗全文阅读庶长子全文阅读残王嗜宠:透视小医妃全文阅读全职猎人:分解变强全文阅读穿成Omega后被宿敌标记了全文阅读医妃冲天:邪王请节制全文阅读海贼之铸造大师全文阅读随身系统:神医小农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星球大战:白银誓约开挂的住院医你好,1983大师姐的小狼犬我有999颗星球都市之奇异小子要逆天一刀倾情大唐:天牢签到三年,李二求我出山!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快穿)炮灰的人生全能千金燃翻天大隋之君临天下龙都战神重生90:辣妻要翻天大唐:每周十连抽大秦:开局邀请祖龙造反完美世界之武魂东晋北府一丘八我有一座八卦炉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姑娘她戏多嘴甜众神世界从网络神豪开始我是涂山雅雅的守护灵天降十万亿麻衣相师人生赢家[快穿]叶不凡秦楚楚全民魔女1994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txt下载手机版 - 一枚纽扣的全部小说 -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 精品文学移动版 - 精品文学手机站